• 567阅读
  • 0回复

华莱士访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47-04-29
第3版()
专栏:国际时评

  华莱士访欧
本月十二日,美前副总统华莱士访问欧洲,连日在各大都市演说。正当美国反动派在那里大唱其“援助希土”“反对共产主义的扩张”和在国内实行像希特勒所做过的那套反共行动如“检举美共”,在莫斯科外长会议上故意把事情闹僵的时候,华莱士的旅行及其所作的演说,说明了杜鲁门、范登堡、马歇尔等那批反动派是何等孤单,连资产阶级本身之中也有很多很多像华莱士这样的人,反对反动派自取灭亡的冒险政策。而且当反动派越来越强赤裸裸的反动之时,当人民的觉悟程度提高与力量增强之时,资产阶级中像华莱士这样的人就越多的会起来说话。资产阶级中间的分裂,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更厉害了,反动派的外强中干、众叛亲离,比过去更明显了;主要原因是由于人民力量的强大。
华莱士的几次演讲中,暴露美国帝国主义除了给予希土两国以政治借款之外,还准备给朝鲜、匈牙利、中国、伊朗、伊拉克、日本、英国以政治借款。他并且指出:美国现在对苏所采用的手段,是“战争”以外的其他威胁手段。美国反动派的所谓“援助希土”,显然是企图尽力伸入英国的势力范围,伸入油田区域去。
华莱士警告美国帝国主义者不要自取灭亡,他说:“美国即在获得英国之协助时,仍无能力使本身在全世界作有效之发展。”又说:“欲借扶助封建政权并借干涉以终止共产主义,决不会成功。”他指出:“杜鲁门无条件贷款与反苏联政府,是败坏性琐碎无益的计划。”这些都是老实话,都是有头脑有眼光的话。
华莱士说:“共产主义是终止贫穷与剥削之思想,要使共产主义成为多余的东西,则须使贫穷与剥削不再为民主之一部分。”事实上,对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说,贫穷与剥削不仅是它的“一部分”,而且是它的基础。民主主义中只有新民主主义,才不以贫穷与剥削为基础。
华莱士二十二日在巴黎的演说中说:“我发现英国工人群众要求与苏联作最大程度的谅解;英国需要对苏和平比一切东西都更重要。”这里华莱士是指出了国际时局发展的症结之点。
华莱士在欧洲发表的演说,触怒了英美反动派。去年三月在美国发表反动演说的英国反动派邱吉尔,对于华莱士在英国发表演说大为愤怒,他说华莱士利用了英国对他的优渥的招待,但他忘记了自己就曾利用过美国对他自己的优渥招待。他说华莱士是“隐蔽的共产党员”,他忘记了他自己的反动论调才真正与希特勒法西斯理论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是把“阿莉安种至上”改为“英语种族至上”而已,这才是真正英美牌的法西斯。
美国的反动派也大声叫嚣,说华莱士在外国活动反对美国政府,所以犯了“效忠法”,要判三年徒刑与五千元罚金;但是,就是美国反动派,在邱吉尔倒台工党上台后,让邱吉尔在美国发表违反英国工党政纲的反动演说,演说时还有杜鲁门当主席,并无人说英国政府应该叛邱吉尔判三年徒刑与五千元罚金。
英美反动派又同时大叫说:华莱士要离间英美关系,因此似乎就犯了什么大罪;但是,英美反动派邱吉尔、杜鲁门、范登堡等,天天在反苏,破坏英美与苏联的团结。美国反动派“援助”希土,其结果必然是激起英国的反对,真正分离英美。而华莱士所要求的乃是:英美不应反苏,而应与苏联团结;美国不应以援助为名侵略希土,以致与英国闹翻。
英美反动派的咆哮,说明反动派是脆弱到碰也碰不得,无理到说也说不得。反动派的唯一手段,就是把一切不满反动派的人都说成是共产党,都以徒刑和罚金相威胁。反动派的野蛮无理,完全暴露出来了!反动派的所谓“民主”与“言论自由”的假面具,也揭穿了。(新华社陕北二十七日电)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