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阅读
  • 0回复

别字别解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5-01-31
第8版()
专栏:

别字别解
阮世恭
人们写别字(白字),往往是同音。有的是一时忘记找个替代,有的压根儿是这么学的;我还怀疑有的是望文生义的结果。
例如一看到小说或报刊文字中,把该写“权利”的地方写作“权力”,我就想起林彪的那句名言,“有了权就有了一切”,进而想起十年动乱中夺权斗争带来的种种。
权利和义务应该对举,这是相辅相成的姊妹概念。权利指应有的权力和应有的利益,要享受权利就须履行义务。把权利直截了当写成权力,如果不算别字,也许是对有权在手,即以谋私,图大自在、大受益,而不必尽任何义务的讽刺吧?
“文革”期间,“权”字当头,这个“权”字似乎不致写“别”了;偏偏我不只一次在当时大字报上看到,把“权术”写成“拳术”。
按:通权达变,本是好事,但演变到两面三刀,见风转舵,不讲原则,毫无信义,这种所谓“权术”,也就跟某些大字报作者心目中老拳相向的“拳术”相去无几了。虽说是别字,倒也有所发明。
准此,我以为,倘在需要百家争鸣的学术文化领域也自居“一贯正确”,“唯我正确”,以势压人,乱打棍子,则这样的“权威”,确也不妨写作“拳威”,好把这种学阀式的、有威无信的“拳威”,同恩格斯《论权威》中所深刻阐述的“权威”从原则上区别开来。凡吃过这样的人的冷拳,或是目睹过这样的人的拳脚的,或不以为这是别字吧?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