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7阅读
  • 0回复

N城的遗风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87-03-31
第8版(副刊)
专栏:大地漫笔

N城的遗风
司徒伟智
从前读果戈里的《死魂灵》,曾经为那班“N城的贵妇们”感到奇怪。
她们在措词用语上“非常谨慎和文雅”的劲儿,谁吃得消呢?“他们从来不说:‘我擤了鼻涕,我出了汗,我吐了痰’。而是说,‘我轻松了一下鼻子,我用了用手帕’。在任何情况下也不会说:‘这只杯子……有臭味……’,而说‘这只杯子有毛病’。”天哪,除非有密码本在手,否则我准会将“杯子有毛病”译成杯子裂了,或碎了,或有缺口了,唯独不会想到竟是这样:“有臭味”!
贵妇人有的是时间,只怕打发不完,所以彼此之间猜猜哑谜、译译“密码”、做做文字游戏,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近来有时却产生一种不恭敬的联想。我们有的工厂、机关作一年工作总结,免不了在尾巴上要透露出些N城的遗风来。
尤其令人难猜的是一些个人书面鉴定,那是非有“拆字先生”的功夫就休想摸底的。一个偶然的机会里,了解到某工厂给两名将调离的青工的鉴定:“×××同志在本厂期间表现尚好,只是作风欠紧张”,“希望××同志今后戒骄戒躁,进一步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字里行间的潜台词都是些什么?前者暗指劳动纪律差,上班吊儿郎当,这里用的是“大题小做”法;后者是暗指日常用度大手大脚,铺张浪费,用了“反题正做”法。不论用何种法,如果没有工厂领导给说穿谜底,我是决计猜不透的。
实事求是,是说我们应当唯真理是求,唯事实是求。一部作品、一个人不可能尽善尽美,原本不必讳言缺点,不必把缺点弄得扑朔迷离,猜也猜不透。然而说来可笑,有些同志竟是以猜谜为乐似的。《解放军报》上刊登了一位转业干部的来信,就为了他不愿给人家“猜谜”,在鉴定上历数了自己的优点之后又坦率地写下四条缺点,于是这位“营职干部、模范党员、外加通过自学考试获得大专文凭”的年轻人回乡后竟差一点无处接受。碰壁之余,他只好返回千里之外的部队修改鉴定。经这一改,同样还是他,立刻成为受到各单位欢迎的人。
这就是说,只准见谜面,不准漏谜底。谁要想把密码语言译成电文,人家还非要你再重新译回不可!在改革的年代,这样的陈习难道不该改一改吗?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