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3阅读
  • 0回复

围剿贪污、行贿分子的战斗正在展开 上海工商界开始坦白检举 荣毅仁、胡厥文等坦白出各种违法事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2-01-31
第1版()
专栏:

围剿贪污、行贿分子的战斗正在展开
上海工商界开始坦白检举
荣毅仁、胡厥文等坦白出各种违法事实
【本报讯】据新华社讯:上海市发动各阶层群众向贪污分子进行围剿的战斗正在展开。工商界在各种力量推动下,也开始展开了坦白检举运动。
全市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已开始积极行动起来参加运动。全市二十万店员站在斗争的最前线,积极揭发不法商人的犯罪行为。仅在极短的时期内,广大店员检举不法商人的行贿、欺诈、偷漏税等犯法行为即达四千件。许多青年团员、家庭妇女,也开始像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检举反革命分子那样检举贪污、犯法的亲属。
在各种力量的推动下,上海市工商界也开始展开了坦白检举运动。从十九日到二十六日,市工商业联合会先后召开了各种会议,工商界中的许多代表人物和行业负责人分别在不同的会议上带头检讨或坦白。例如市工商业联合会副主任委员、申新纺织公司总管理处总经理荣毅仁坦白了因对国营企业脱期交货造成国家资金重大损失的事实。荣毅仁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售给上海市花纱布公司(次年三月改为中国花纱布公司华东区公司)棉纱一千件,一直拖欠到一九五一年秋才偿还。荣毅仁所经营的福新面粉厂也在一九四九年接受国家加工中亏空面粉十一万多包,直到一九五一年六月才缴清。上述两项都使国家的巨额资金积压很久。监察委员会主任委员胡厥文坦白了泄漏国家经济机密的罪行。一九五○年五月他在北京开会时,曾把政府将有大量机器定货的消息用信和电报告诉自己在上海的企业,因此引起了上海五金器材的巨大涨风。市工商业联合会的其他主要负责人如刘鸿生等,也坦白了隐避外汇存款和账外财产等错误行为。又如在执监委员会委员和反行贿、反欺诈、反暴利、反偷漏运动委员会委员联席会议上,到会的一百五十一人中坦白出一百二十六件有关行贿、欺诈、谋取暴利以及虚设字号、私营拆放、私套外汇、隐瞒敌产等各种违法事实。但是工商界负责人的检讨或坦白绝大部分还不深刻、不彻底,甚至如糖业公会主任委员李梅泉在发言中对自己盗取国家经济情报引起糖价涨风一事一笔带过,而大谈其“不了解本企业业务”,说他是犯了“高高在上的官僚主义”的错误。电工器材工业同业公会副主任委员杨树芬在检讨自己的暴利思想时,竟歪曲地说是为了“积累资金,扩大再生产”。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对于这些既怕坦白,又怕检举,更不愿带头推动运动的行业负责人,进行了批评。执监委员会和反行贿、反欺诈、反暴利、反偷漏运动委员会联席会议,对犯有严重逃税行为,又不积极参加运动的民丰、华丰造纸厂负责人竺培农也作了处理。竺培农对同业公会两次扩大会议都未出席,并拒绝彻底坦白。会议决定停止竺培农市工商业联合会执行委员的职务和造纸工业同业公会副主任委员的职务,并责令民丰、华丰造纸厂总经理金润庠将两厂逃税事实及牟取暴利行为即日彻底坦白。运动开展以来,许多犯了法的商人都心神不定。他们说:“上有国家(法律制裁),下有子弟(检举),旁有工会,内有店员(检举)。”受到了四面包围。
目前,在中共上海市委的领导下,打退资产阶级进攻的几支大军已经组成。成千成万的中小贪污分子已经坦白或被检举出来。各机关团体普遍召开商人会议,市区各通街要衢所设立的群众检举信箱,每日都收到不少检举信件。大贪污犯在群众面前已经孤立,向贪污分子总进军、打“大老虎”的战斗即将在上海全市展开。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