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7阅读
  • 0回复

北京市最近逮捕的六十二名奸商的罪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2-01-31
第2版()
专栏:

北京市最近逮捕的六十二名奸商的罪行
从本月二十五日到三十日,北京市人民政府依法逮捕了犯有严重的行贿、偷税、偷工减料、盗窃国家资财等罪行,而在北京市节约检查委员会进行检查时仍拒不坦白的五十二家厂、店的奸商六十二名。兹将这些奸商已被检查出来的罪行,公布如下:
企新橡胶厂经理董子璋,是北京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工商界代表,又是市工商业联合会委员、橡胶业同业公会主任委员,但是他在做买卖时,却耍尽盗窃伎俩,完全不像一个人民代表。董犯在数次承做国家军事定货时,一贯以偷工减料、残货充好货、窃取结余物资等卑鄙手段,盗骗国家资财,遗误军需。现在查明的,董犯在一九五一年就接连做了三件坏事:三月,承做华北军区雨衣时,窃取原料约值五千万元,并贿赂该部验货员,以残货充好货,使国家损失约八千四百余万元。六月,承做中央贸易部胶布八百多匹,偷工减料,并窃取结余物资总值一亿一千多万元。另外,给华北军区后勤部做车胎六千余条,偷工减料约值五千万元。据目前初步查账结果,偷漏的税款近四亿元。当检查组前往检查时,董犯还十分顽抗,对自己的不法行为,不是说“想不起来”,就是说“没有”,拒不坦白。
庆源隆五金行经理张之良,曾向二十多个工作人员行贿,据已查明的,行贿中仅货币一项,就达六千二百多万元。该犯因而漏的税款有四亿四千八百多万元,偷工减料盗骗的国家财产据初步计算已近六千万。该犯在这次运动开始后,曾数次和该行职工与受贿机关工作人员开会,并亲赴天津和有关商号商量,布置抗拒运动的诡计。这次检查组进行检查时,亦狡猾万分,拒不坦白。
中兴营造厂经理张省三,在一九四九年六月,承包永定门外粮食仓库时,曾骗取公款、公函,往东北套购二十一车皮木材(当时正值政府严禁东北木材进关之际),从中盗骗了四亿二千多万元。该犯在承包工程时,一贯勾结干部、窃取标底、偷工减料,如前述粮食仓库屋顶未盖好,每逢下雨就漏;北京铁路分局做了八件工程,八件工程的标底都被他事前窃取了。他还曾偷漏国家税款三千三百多万元。这次运动展开后,该犯一面与同谋奸商订立所谓“攻守同盟”,一面隐匿和撕毁账本。
庆华兴电料行经理张玉华,在一九三七年便在伪电业局任职,一贯偷材料,包外活,倒卖电料。一九四六年就开了这个买卖。解放后,他被电业局留用,仍肆无忌惮地继续盗窃国家资财。三年来,张犯曾先后向电业局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三十余人行贿,以偷窃公家材料、偷工减料、倒卖电表等非法行为,盗骗国家资财、偷漏税款共计达一亿八千多万元。张犯作了这些非法的事,在去年十月全市干部进行忠诚老实学习时,就畏罪辞职。这次运动开始后,他怕自己的罪行被揭穿,还到处“串供”。
协和兴营造厂经理董和、协理刘栋国,盗窃国家资财,获取非法利润。在承包工程时,用偷工减料、虚报工资等办法,使国家财产损失约达四亿八千余万元。仅做某项工程,偷工减料,使国家损失达二亿二千余万元。董、刘二犯还利用包工套购材料,据已查明的已使国家损失一亿五千余万元。另外,该厂伪造账目,有严重偷税行为。根据现有材料初步计算,即漏税款两亿五千余万元。这次运动开始后,该二犯不但不坦白自己严重盗窃国家资财的罪行,还敢威胁职工说:“谁检举我,要拿出事实来。差一点我就和他拚了。”检查组到该厂检查时,董、刘二犯仍然拒不坦白,企图抵赖。
京大铁工厂经理董世杰,以黄金、收音机、钢笔、手表等物贿赂我军事机关工作人员十余人。贿赂的钱财值价一亿多元。董犯曾前后三次免费从某军事机关骗取车皮运输自己的货物,并偷漏税。该犯又曾以低价从一个军事机关买进五十二加仑油桶五千六百个,随手又以高价卖给另一军事机关,转手获得非法利润四亿三千余万元。他还一贯以座商作行商买卖,漏税很多,仅行商税一项,就达六千多万元。这次运动开始后,该犯一面疏散银行存款,并分别给他的大老婆和二老婆一亿多元的巨资,遣送去天津;一面百般狡赖,企图逃过这一“关”。
德记贸易行副经理张云峰,在抗美援朝运动高潮中,竟丧尽天良贿赂国营企业工作人员,盗用大批车皮,私运木材,从中获取巨额利润,使国家遭受很大损失。张犯为了达到上述目的,曾用借钱、请客等手段向十多个单位的工作人员行贿九千七百余万元。张犯更以非法经营所获得的巨额利润,倒卖黄金,捣乱市场,已查明的,先后倒卖黄金五百四十两。据初步统计该行偷漏税款有三亿多。当检查组到该行检查时,张犯不但拒不坦白,反而狂妄地对检查组耍流氓手段。
京都汽车修配保养厂经理齐沧海,想出各种卑鄙手段来勾引工作人员,据已查明者就有二十七个单位的五十个工作人员被齐犯拉下水,行贿总数达三千一百余万元。行贿方式有十四种之多。某单位汽车排排长常到京都修车,齐犯就用介绍女朋友、打牌故意输钱的办法拉这个排长下水。某单位交通股股长是一只手,带手表不方便,齐犯就送给他一只自动手表。齐犯通过这些受贿分子大肆攫取国家资财,其方式也是多种多样,如偷零件、卖假货、以坏顶好、盗卖汽油、偷工减料、未换零件说换零件等,盗骗国家财产,据初步统计达二千四百余万元。另外齐犯还非法倒卖汽车,偷漏国家税收,仅一九五一年即漏税款一千七百余万元。
鲁大铁工厂经理聂宝珠,自一九五○年春经私人介绍混入公营利华公司任职,以行贿来拉拢干部,利用利华的名义,进行其盗骗国家资财的卑鄙勾当。两年来,聂犯向工作人员行贿达十四人,款数达两千多万元;给公营企业、机关施工,从中盗骗国家资财达两亿多元,偷漏税款达十亿多元。
中利电话器材制造厂经理施坤,为达到窃取国家财产的目的,用各种卑鄙手段向国家干部进攻,三年来,共向十多个干部行贿五千六百余万元。天津铁路管理局某处处长和中利打过交道,施坤即乘机展开攻势。除去请吃饭、送钱、送房以外,竟卑鄙地用野妓来拉拢这个处长,称兄道弟,盗取国家大批资财。先后共向该处长行贿二千六百余万元。施犯偷工减料,使国家遭受的损失无法统计,他卖给某单位六十台电动机,其中有五十四台是废品,使国家损失三亿七千余万元。该厂偷税二亿五千余万元,非法倒卖黄金一百余两。此次运动开始后,施犯一直拒不坦白。
新兴药房经理刘荣江、副经理牛凤鸣,一贯制造与贩卖假药和毒品。检查组在该药房检查时,查出咖啡因十磅、吗啡针三百盒等大批毒品。该犯等卖假药所获非法利润即近十六亿元。同时,他们还以造假账、进行账外活动等非法手段来偷漏国家的税款,仅据账面统计,偷税即近六千万元。在这次运动展开后,该犯等为了抵赖竟将大批账本烧毁,拒不坦白。
天利德锡铅熔炼厂股东董金海,三年来偷漏巨额税款,仅初步计算,即达五亿余元。董犯常以送回扣、报虚价等方式,向干部行贿。现已查出的就有二十五笔,款数计一千二百三十一万元。他勾结了机关工作人员后,就要他们从机关中盗出铅、锑、锡等物,低价卖给他。现已查明的就有八笔,计铅四百九十斤,锡、锑近百斤。
同和新记营造厂副经理郭彦堂,与混入公营企业的奸商互相勾结,盗取公营企业约值二亿三千四百多万元的机器、材料,又拉拢工作人员挪用公款五千万元,报作该厂资金,以欺骗政府。在承做工程中,该厂五次窃取标底,并偷工减料,盗卖国家器材已查明者即达九百六十多万元。该厂漏税一千六百多万元,并违反现金管理制度,非法代某公营企业套取现金七次,数达一亿八千多万元。
永泰营造厂(于一九五一年七月售予中央纺织工业部,改组为公营新民公司工程部)经理刘承谟、副经理韩宗智、董卓超、刘艺等四人都是罪大恶极的奸商。他们一贯腐蚀国家干部,偷漏国家税款,大量盗取国家资财。刘犯等腐蚀干部的花样很多,如请吃饭、看戏、逛公园和送现款,送大米白面,总计共向十个单位的十五个工作人员行贿了一千九百余万元。据有账可查的,仅在两个工程中即盗窃国家资财二十二亿多元。刘犯等还用私造单据、虚报假账、卖货不上账等办法偷税,共计二亿四千多万元。
义利营造厂经理臧金栋,贿赂机关工作人员,以偷工减料、以少报多等方式,在包工中攫取非法利润,价值两亿多元。仅向前建设局工作人员颜本菘一人行贿即达一千九百多万元(颜犯已被逮捕)。该犯曾窃取国家工程标底十一次之多,使国家损失近三亿元。臧犯在这次运动开始后,还一面藏匿真账、编造假账、疏散现款、打发工人回家;一面还与受贿的颜本菘订立“攻守同盟”,约定谁也不讲。直到检查组前往检查时,还拒不坦白。
德丰车行经理孙长林自解放以来,一贯勾结工作人员,以次货顶好货,并转包工程,从中取利。据已查明,孙犯先后拉拢十七个干部行贿一千二百余万元,盗窃国家资财二千二百余万元。仅一九五零年一年,该行即漏税流水额一亿四千万元。此次运动开始,孙犯态度顽强,拒不坦白。为了逃避运动,竟钻到东升祥油盐店去做经理,企图混过“关”去。
起业木厂副经理张英起,主持该厂营业,一贯以送家具,多开发票等方式向干部行贿,盗骗国家财产。据现在初步统计,张犯向干部行贿的钱,至少有一千六百万元,盗骗国家资财近一亿六千万元。除根据账面记载,张犯曾漏税一千六百余万元外,
一九五零年他向公营公益木厂领取货款四亿二千多万元,均未贴印花,且有一半未登账,偷漏的税款已无法计算。
德信工厂经理刘庚白,在承作军事定货中,偷工减料,盗窃资财,仅据其中二批定货的统计,即被其窃取非法利润三亿六千八百多万元。据不完全材料,刘犯曾向十一个工作人员行贿五百三十多万元,偷漏税款一亿九千三百多万元,并以二亿余元资金,非法经营木材、铁器。
永兴营造厂副经理姜文章,在一九五零年开业时,资金才两千万元。两年来,做了一百余亿元的工程,由于偷工减料、偷漏税款,获得巨额非法利润。他为了达到上述目的,曾前后向十来个工作人员行贿,折款达七千七百余万元。他在承包编练基地工程基地时,由于向六个工作人员行贿的结果,得以大施其偷工减料的惯技,就使国家财产损失在十亿元左右。据初步统计,两年来偷税一亿七千五百余万元。(未完)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