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0阅读
  • 0回复

立功把路弄明了 记圣佛堂耿兰玉的思想变化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47-06-28
第2版()
专栏:

  立功把路弄明了
记圣佛堂耿兰玉的思想变化
消灭地主的政策,从去年夏天就传到了圣佛堂,耿兰玉从听到后就天天盼着斗争,他常说:“受罪都是有地主的过,消灭了地主永远不受罪”。
斗争还没开始,又提出了开放民主,兰玉想“有缺点不克服群众还能满意,群众不起来还能消灭地主?”于是他积极领导村干反省,叫群众提意见。在参军工作中他得罪了亲姑,一人支持全村,任务压的愁眉皱眼,后来没表这一功反批评“态度不好”,过去逃避工作的张金榜也提出“强迫他送信”,本来这些都不是兰玉的缺点,叫谁也打不通思想,可是他想:“群众提对了就是咱的明路,提不对为了消灭地主也接受,别打击了群众情绪”。
经过民主提意见,兰玉消灭地主的情绪不见丝毫下降,天天一睁眼就有事,一直到半夜,没吃过一顿正时的热饭,没有干粮面就用牛料代替,会员没吃的借给他们,情愿自己节省,也别影响会员情绪,就这么一来,二百多斤粮食出了手,两个来月,地主消灭了,果实分清了。全村人们那一个不说兰玉能干,又公平又廉洁,性体又好。
一坑水有深也有浅,干部中有落后也有模范,兰玉在圣佛堂是太积极了,但他对落后干部的认识却有糊涂观念,他哥哥当委员落后了也是一样的批,他只注意了这一面,但对耐心说服帮助落后进步没打通,他说:“天生都是个人,该干啥就干啥!”
运动结束时,个别落后干部说:“大干部都在西头,西头地主斗的轻”,一部分新升为富中农的村干分果实很少,背后说:“杀人白落两手血,啄木鸟与夜猫子睡,有熬的眼,没吃的虫”,兰玉一听立时起了火,“都是咱全农会商量的,谁不知道一碗水端平,这会又大干部小干部、轻啦重啦,我也是新中农没分果实,为此,老婆成天埋怨。”兰玉只把牢骚念给了自己听。他不满意落后村干也不满意自己,也许人家资格老,一办就比咱办的强?于是决定“推给他们干干”。
兰玉决心要推掉农会主任,“刚火、突气子、不满意落后、自己没资格”迷住了他的心;他一心想个法推给东头说风凉话的人。他没有依靠领导,也没有依靠干部,亲自到群众里作动员,选举时他和永贞多投了几个棒子粒,就达到他的目的了。兰玉从推掉主任,开会也不发言了,一心去种自己的地,和群众也渐渐疏远起来了。从此村里工作一天消沉一天。但兰玉终久是共产党拉把起来的优秀的翻透身的农民,热心为群众办事的领袖,他死也忘不了共产党,忘不了革命,忘不了群众,他看到村里工作一日不如一日,受到了严重的良心责备,他自己问自己:“翻透了身往家一抽,这算革啥命?”他又想:“上级知道咱推了还好点,要不知道,还说是咱负责干不好”。
这时立功运动开展到圣佛堂,他说:“刚民主了又报功,过去是好也散伙,坏也散伙,落后的不干还是不干”。动员他报功时他说:“跑腿办点事有啥功,人家能说会道的有资格的才有功。”因此立功没有震动他,他认为即便有功,干部一走还不是白评?评那干啥!所以报功时大部分是耿思成帮着他报的,经过干部群众一评,他的功劳一点没有抹煞,荣列头等功臣,全村的人大功小功也都评了个一清二白,这样是刮起一阵清风,吹醒了兰玉,也吹醒了全村干部和群众,他两个月没有剃的长头发剃光了,脸上泛起了笑容,在街上见了人也打打闹闹,人们说:“兰玉又活泼了”。
他看到耿全德评为二等功臣,这次自动报名出了担架,使他更兴奋了,他说:“能叫群众起来,办啥工作也好办了”。他要功上加功,又深刻检讨自己:“我犯了很大的错误,走错了道,头一个推掉了主任,没领导群众生产。第二个妨碍上级一切工作不能进行,这都是革命的损失。”同时他又检查出“刚火能刚出个啥,想把工作作好得耐心帮助落后的干部群众进步”,现在他又被选为联合会的副主任,他说:“立功把道弄明了,以后要做个样子叫大家跟着干”。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