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7阅读
  • 0回复

日本和平代表控告吉田政府拒发出国护照 日本外务省妄图推卸指使特务分子殴打和平代表的罪责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2-09-25
第4版()
专栏:

日本和平代表控告吉田政府拒发出国护照
日本外务省妄图推卸指使特务分子殴打和平代表的罪责
【新华社二十四日讯】东京消息:参加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日本代表,不顾反动派的残暴阻挠和迫害,继续为取得出国护照而斗争。
由于日本政府拒绝签发出国护照,日本和平代表松本治一郎曾于九月十五日向东京地方法院对日本政府提出控告。松本治一郎在他的诉状中要求:日本政府应该承认发给他出国护照让他前往北京参加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是日本政府的义务,日本政府应该发给他前往北京的出国护照。二十二日,东京地方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松本治一郎的控告。曾出席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筹备会议的日本代表、前参议员帆足计和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日本筹备委员会事务局局长畑中政春都出庭作证,说明即将举行的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性质。
日本外务省在上星期曾捏造拒绝发给日本和平代表出国护照的“理由”是:护照申请人的保证书“不够完备”,“因为他们未能保证归国道上的安全”,外务省还说什么到中国去“就必然会违反日本的利益”。松本治一郎在二十二日指出,外务省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他驳斥外务省的无稽谰言说:日本和平代表的护照申请书中所附的电文里分明保证他们是能受到保护的。他又说:日本和平代表的北京之行不但对日本没有损害,而且对国家的利益及和平会有直接贡献。在此以前,松本治一郎在十五日向日本政府起诉时即曾指出:高良富、帆足计和宫腰喜助最近访问北京的情形,证明日本政府的说法是不对的。他并强调指出:日本政府拒发和平代表出国护照的行为是不合理的,而且侵犯了那些打算出国的人们的基本人权。
【新华社二十四日讯】东京消息:日本吉田政府在指使法西斯恐怖组织“殉国青年队”的特务分子于十九日凶殴日本参加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代表之后,竟又无理拒绝日本和平代表所提出的关于处理这一殴打事件的合理要求,无耻地企图掩饰和推卸它对这一暴行所应负的严重罪责。
在十九日的暴行事件中,日本和平代表一人受重伤,十人受轻伤,其中有妇女两人。暴行事件发生之后,日本和平代表即于二十日向外务省次官澁泽信一提出抗议,要求外务省在东京的三家大报上就殴打事件公开道歉,赔偿损失五十万日元,并向特务打手提出公诉。澁泽信一当时即掩饰说:“外务省与右翼恐怖分子没有关系”,并拖延对和平代表所提要求的答复。直至二十二日,外务省竟正式宣布拒绝日本和平代表的要求,其“理由”为:外务省“当时立即就召唤警察前来,所以对任何损失一概不能负责”(合众社)。
澁泽信一和外务省对日本和平代表的答复显然丝毫不能为日本政府解脱它对这一殴打暴行所应负的责任,而只能使日本政府的罪行欲盖弥彰。澁泽信一口口声声说:“外务省与右翼恐怖分子没有关系”。但是人们不能不问:如果日本政府和那些特务打手真的“没有关系”,为什么他们能够公然打着太阳旗,拿着长棍,通行无阻地直接闯入有卫兵把守着的外务省里面次官办公处呢?为什么那些卫兵对和平代表曾经企图予以驱逐,而对特务分子在堂堂的外务省横冲直撞和逞凶打人却袖手旁观熟视无睹呢?外务省既然唤来警察,为什么凶手又能够当场扬长而去呢?“殉国青年队”在事后公开嚣张跋扈地宣布和平代表是他们打的,日本政府又为什么迄今还纵容打人凶手逍遥法外呢?难道要求和平有罪,而破坏和平却可邀功受赏吗?从这些情况来判断,说“外务省与右翼恐怖分子没有关系”是不可想像的。事实说明纵容和指使特务分子在外务省内殴打和平代表的正是日本政府,日本政府对这一暴行的发生是无法逃脱其责任的。外务省用来拒绝和平代表的要求的所谓理由,显然也是站不住脚的。日本政府对这一殴打事件的无赖态度,必将引起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各国爱好和平的人民更大的愤怒和抗议。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