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阅读
  • 0回复

祖国,你的儿子在前线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2-09-26
第4版()
专栏:

祖国,你的儿子在前线
张志民
汉江前线的阵地上,秋风吹卷着炮火的硝烟。我们的战士,正在以新的胜利迎接着朝鲜的又一个秋天。
在一个被炮火削得残断的灌木丛中,隐约地显出一个人影,那是年轻的战士李春生。他正在像监视狼群一样地监视着敌人;两眼直盯着前方,不愿意分散一点精力去想别的事。
可是,他心里却有两件放不下的事,不时地在他的脑子里闪动。等到一个钟头以后,他向换班的同志作完了交代,就飞也似地通过丛林,跑进交通壕里坐了下来。原来第一件使他放不下的事,就是口袋里装的一封信。当通讯员交给他这封信的时候,正是他要上哨的时候,他没顾上看就上哨去了。
信是打祖国来的。李春生接到信的一刹间就想到了:是家中来的,也许是陈新来的……但是信皮上的投处已经模糊得什么都看不出了,下款只是写着
“寄自祖国”。在信的背面附着这样的一个小条:
“因邮车被敌机打坏,此信由水火中抢出,投处已看不清,望各部转查此人。”
他把信打开,首先就看到了陈新的名字,他在兴奋中自言自语地说:“这封信要是昨天来该多好啊!”
这时,他想到了昨天庆功会上的情形。他在会上报告了在去年秋天阻击战的时候,在他们一个班的阵地上,打到只剩下他和陈新两个人了,可是陈新的腿被打坏了,他自己的眼睛也被火药和瓦斯薰得连十公尺也看不出去,于是,他们两个人就共同来操纵一挺机关枪,一直坚持了三天三夜,打退了敌人四十多次的冲锋。
当他讲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睛有些发酸了。从那次战斗下来,他最怕提到这个小伙伴的名字。在师长宣布他和陈新都是一等功,并且亲自给他胸前戴上“军功章”的时候,他脸上虽然呈现出喜悦,可是心里却感到沉重。他是在想陈新,他想到他们的荣誉是分不开的,他永远怀念着这个亲密的战友。他两个人的家虽说是一个在湖南,一个在东北,刚到一个班的时候,说话还有点不大懂;可是两个人都是十九岁的小伙子,而且都是青年团员,聚在一起就特别亲近。特别是在去年的战斗中,陈新受了重伤,他亲自把陈新背下来,当时急救包已用光了,他就用手捏着陈新腿上的血管,不让它出血,他想这会儿少流一滴血,对他将来的健康就会有好处的。他又想到送陈新回祖国休养的时候,他曾嘱咐陈新:“你要是到了东北,可到我家里去瞧瞧啊!”……李春生在敌人面前从来没有发过愁,可是因为想念自己的战友,曾经几天吃不下饭去。
在没接到这封信以前,李春生想的太多了。他想:又是一个秋天啦,陈新怎么还不回来呢?人不回来也该来个信呀?莫非他残废啦?莫非……他不愿意想到他的这个小伙伴的不幸,可是对于最亲近的人往往又是多虑的。昨天晚上他一直没有睡好。
今天,他在交通沟里一气读完了这封信,但是他并不十分喜悦,他再三地看着信上的这两句话:
“今天是第五次开刀了,医生说:要再化脓就得残废!”李春生顺着交通沟向他们住的洞子走着,心里想:那是祖国的医院,决不能让陈新残废了。可是他又想:这封信已在朝鲜游历了三个多月了,谁知道经过这三个多月,陈新的伤是好啦还是怎么样啦!
陈新总算是有消息啦!这使李春生的心里就踏实了一多半。可是还有第二件他放不下的事,就是部队的战斗准备工作今天是最后的一天啦。黄昏的时候部队就要出发。他们请求担任突击组的任务,上级也批下来啦。他想为祖国立大功的时候到啦。他和全组同志的决心,都是像火烧着了那么炽烈。他还清楚地记得去年自己头一次参加战斗,心里也是这么发烧。可是今天他除去高兴之外,还在考虑着如何带一个组去完成突击的任务。去年他是个新战士,这会儿他是战斗小组长了。十八岁到十九岁只增加了一岁,可是这一年他生长在部队里,战斗在朝鲜战场上,不论在思想上和经验上,他都像个已经成熟的大人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已经摸过了三次的地形,想着运动的道路,想着如何消灭敌人的那一个暗堡。当他走进洞子的时候,大家正围着一个沙盘在议论哩。有的说:“这个暗堡咱们的榴弹炮和野炮就把它搞掉啦!”有的说:“它上边有两公尺多厚的积土,又是在地下边,炮可不容易打!”有的说:“用炸药包!”有的说:“用手雷!”李春生听完大家的议论后说:“咱们准备好几套办法,这套不行还有那套!”这才把问题解决了。
大家都知道有人打祖国给李春生来信了,有认识陈新的人也想到或许是他来的。当李春生掏出信来给大家看的时候,人们都兴奋地围上来瞧了。有一个战士给大家念着:“亲爱的战友……”,谁想到还没念完第一句,连长就在外边喊着:“李春生,你看谁来啦?”人们都急忙地跑出去看,李春生一下子跳过来,抱住这个刚来的人叫着:“陈新!”
陈新放下行李,一肚子话真不知先说那一句。有人问:“你回祖国在哪儿休养的?”有人问:“医院里建设得好吗?”他说:“祖国嘛,还有不好的地方呀!”还有人问:“你回家了没有?”他说:“到了祖国就是到了家啦!”接着他就讲起,在医院里看护他的那个女护士叫小莲,才十五岁,他刚到医院的时候,因为伤口疼,吃不下饭去,把那小姑娘急得说:“你不吃饭,我也不吃啦!”以后,小姑娘把她娘也找来啦,那老太太天天看着他,陈新说:“真跟我母亲一样,我出院的时候,才知道她有个儿子也在朝鲜哩!”
李春生望着陈新的腿问他:“是不是好利索啦?”陈新站起来,把腿伸直让李春生看着说:“要不是在祖国,那么重的伤,就别想不残废。多少医生给治呀!为我这一条腿,他们不知开了多少讨论会,能想到的办法都想尽了,好药都使到啦,总算一点残废也没留下。一个多月以前我就出院到了健康连啦,正说是过江哩,上边来电话说:‘祖国派的慰问团来慰问咱们志愿军的伤病员啦!’我们一边等着慰问团,一边到国境线上还转了转。”
战士们异口同声地问:“祖国建设得怎么样啦?”
“怎么样?光用个‘好’字是说不完的呀。好些地方旧房都变成新房啦,小道儿变成公路啦,小烟囱变成大烟囱啦!李春生,别看你是东北人,以后你回家,连你们的村子都不认识啦!”
大家问:“毛主席怎么样呀?”
陈新非常高兴地说:“我知道一到了前方,你们就得问祖国,问毛主席,告诉你们吧,慰问团的同志们说:毛主席很健康!”洞子里一片欢欣,大家都为毛主席的健康而高兴。
陈新要和李春生说的话可长着啦,李春生也想打听自己家中的情形,可是大家都瞧见连长在看表,部队出发的时间已经到啦,连长说:“陈新同志,你先留在后边休息,我们要去执行任务。”
陈新说:“我到前方不是来休息的呀!”
连长说:“你的身体刚好,不能马上参加战斗。”
陈新说:“我身体早好了,又不是新战士,我回来就是打仗的。”
连长让他在第二梯队,他还不大同意,最后还是允许他在第二突击组。
战斗打响以后,陈新离李春生也不过一百公尺。这是夜间,在敌人打起的几颗照明弹下边,陈新清清楚楚地看到他前边山坡上爬着的就是李春生。去年他们在一块打仗,他还是个战士,这会儿,他已经是个小指挥员了。陈新听到李春生对他组的战士发出的口令:“前进!”
我们的炮火把敌人的铁丝网、雷区、鹿砦都打平了,只是那个暗堡里还向外喷着几条火舌,挡着我们前进的道路。突击组里两个同志去爆破都被打倒了。这时李春生向后边报告:“我要去爆炸它,请后边的火力支援我!”在朦胧的夜色里,同志们看到他提着几颗手雷就向前爬去了。
我们的机枪就像刮风似的叫着,打得那暗堡上的石块火花飞迸。眼看再有一两分钟李春生就要爬到暗堡跟前了,谁想就偏偏在这个结骨眼上,我们的机枪射手负伤了,敌人一听我们的机枪哑了,就像疯了似的向李春生那里射击。
陈新的心一下子吊上来了,他在一闪间想到:李春生是不是被打着了?他一把拖过机枪来就打,只听“叭!叭叭!”三发点射以后,“哗——”的一梭子,就打进了敌人暗堡的一个射口。
敌人的这挺机枪立时就不叫唤了,陈新向前边看了看,有一个人影正向前爬哩。李春生并没被敌人打中,他听到自己的机枪一停,马上就隐蔽起来了,他心里想:只要敌人打不着我,等自己的机枪一响,我就能爬上去了。
这时,陈新忽然发现敌人的另一挺机枪又从暗堡中的一个地方向外发射,于是,没等敌人那梭子子弹打完,他就把机枪顺着那道火光瞄准了,把一梭子子弹都射进了那个窟窿;紧接着暗堡里就冒起一阵烟火,李春生的手雷在里边爆炸了。
部队开始了冲锋,战士们在喝彩,连长也在问:“机关枪是谁打的?”
半天也没有回答的声音,陈新自己很不愿意讲,站在他旁边的一位新战士想告诉连长,可又叫不出陈新的名字。当连长走到陈新跟前,看到他又在用机枪掩护部队向敌人的纵深射击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射手就是陈新。连长对他说:“你打得真漂亮啊!”陈新说:“你忘啦,去年阻击战的时候,我跟李春生在一个阵地上,三天三夜打了两万多发子弹,这一手儿全是拿美国鬼子的脑袋练出来的。”
一刹间,连长想到了陈新去年刚参加志愿军的时候,连机关枪还扛不动,李春生他两个还是替换着背一小箱子弹哩。
陈新提起机枪,随着部队向前挺进。他们爬过一片片的敌人的尸体,随着自己的炮火,向敌人的纵深发展着。到天快亮的时候,枪炮声渐渐地稀疏了,我们的部队已经占领了预定的位置。陈新和李春生爬在一个小山顶上,李春生这才又想起来问陈新:“你到我家去过没有?”
陈新说:“去啦,你娘还让我给你捎东西哩,我说这儿什么也不缺,结果还是捎来点东西。”
“捎来什么啦?”李春生急着问。
陈新在口袋里摸了半天,摸出个小小的布包,里里外外裹了三层,最后取出来一颗金色的毛主席纪念章。陈新说:“你娘是劳动模范,这是省里奖给她的,你娘说:‘我这么大年纪啦,还是给我儿子戴吧!’”
李春生接过了这颗纪念章,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天色已经大亮,太阳从东海岸上升起。山顶上,炮火的硝烟还没完全消散。从青翠的松林中显出了两面红旗,它们正在向指挥所报告:我们全部占领了敌人的阵地!
朝阳的红光沐浴着胜利的山顶。李春生和陈新站立在山顶上,他们身上都沾满了泥土,他们那年轻的脸已被硝烟薰得黧黑,但是他们的精神一点也不显得疲倦。他们带着胜利的喜悦,向着遥远的西北方望去——那里是亲爱的祖国,那里有亲爱的母亲……
两个人一边从阵地上往下走,一边在比着个儿说:“咱们两个都长高啦!”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