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阅读
  • 0回复

介绍“新编‘哲学史’” (第二卷第四、第五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admin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0 发表于: 1952-10-28
第3版()
专栏:

介绍“新编‘哲学史’” (第二卷第四、第五章)
马特
亚历山大洛夫主编 王子野译 人民出版社出版
一九四七年六月间,日丹诺夫在联共(布)中央所主持的“西欧哲学史”一书的讨论会上的发言中指出:“科学的哲学史是科学的唯物论世界观及其法则的起源、发生和发展的历史。因为唯物论是向唯心论思潮斗争之中生长和发展起来的,哲学史也就是唯物论向唯心论斗争的历史。”——亚历山大洛夫所主编,米丁、尧伏楚克、但尼克、凯德洛夫、列昂诺夫和特拉黑登堡等人共同编写的“新编‘哲学史’”,就是根据日丹诺夫这个指示而重新编写的。
这部书的最大特点是:着重介绍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而对于马克思主义以前的哲学,也根据科学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形成过程而加以有系统的重点的叙述。全书贯串着唯物主义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与唯心主义作斗争,并逐步克服唯心主义而取得完全胜利的斗争过程,作者并用足够的篇幅说明社会经济和政治斗争的进展,怎样成为哲学思想发展的依据。
这里所译的是该书第二卷第四、第五两章。这两章曾发表于苏联“哲学问题”杂志一九五○年第一期(全书两巨卷尚未正式出版)。这两章论述了一八四八年革命以后一八五二年到一八九五年恩格斯逝世为止这一时期马克思、恩格斯对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创造和发展。它特别着重地论述了这一时期欧洲各国工人运动的发展和马克思、恩格斯参加和领导工人运动的实际活动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的意义;说明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出现,对于以前的哲学来说,不是不同哲学派别的交替,而是哲学史中的一个根本的质变。这种质变的特征,就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从无产阶级解放运动中产生的,并回过来又为无产阶级解放运动服务;它是无产阶级的斗争武器,同时又是贯通于自然科学和社会历史科学的方法,因此,它才能成为制定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和策略的最高依据。
第四和第五章以巴黎公社为分界线。第四章论述了一八五二——一八七一年无产阶级在准备革命时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这一时期的特点,正如斯大林所指出的,是“……资本主义(多少总算是)顺利开展和它的‘和平的’向全世界扩张的”时期。在这个时期中,和资产阶级在一起,无产阶级也生长起来,强大起来,并组织起来进行斗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个时期中最重要的革命实践活动,就是在一八四八年的革命挫败之后,经过了在英国、法国、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广大无产阶级群众中进行革命宣传,终于在一八六四年成立了独立的无产阶级的国际组织——第一国际。而马克思和恩格斯自己就成为第一国际的领袖和指导者。
在这个时期中,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工作的最主要任务,就在于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生、发展和灭亡的客观规律,作出了深刻的科学分析,并指出了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不可避免性,而在这个基础上并制定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战略和策略。马克思、恩格斯在制定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战略和策略的同时,还对蒲鲁东主义、拉萨尔主义、巴枯宁主义各种小资产阶级的思想作斗争,这些小资产阶级思想的共同特点,就在于用机会主义和改良主义的办法来填补资本主义的漏洞,涂抹和掩盖资本主义的矛盾。这种思想的泛滥,就必然要使无产阶级离开革命斗争而走上同反动派妥协的道路。马克思、恩格斯正是在和这些工人运动中的小资产阶级的机会主义思想作斗争中间,提出了和解决了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一些新的问题。
编写者们巧妙地和简括地叙述了马克思在这一时期的最主要的著作“资本论”对于历史唯物论和唯物辩证法的发展的意义。编写者们指出:“资本论”不只是经济著作,而且是百科全书式的著作。马克思创造地运用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理论,去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根据对资本主义的深刻的科学的分析,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原则获得了光辉的检验、证实和发展。编写者们指出:“在‘资本论’中,唯物辩证法在其具体采用于政治经济学上是同黑格尔底唯心论的辩证法相对立的。在‘资本论’中,无可辩驳地说明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底形而上学的方法底破产。”(原书第七七页)
此外,编写者们还用大量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通讯材料,指出马克思、恩格斯在十九世纪五十和六十年代对于自然科学的新的发现,如对细胞理论、能转化理论和达尔文理论等等的重视和研究,并对这些自然科学的发现所提出来的哲学问题给予正确的估价。所有这些,就成为后来恩格斯的在其著作中对这些发现作出哲学总结的准备。
在第五章中,编写者们论述了巴黎公社后(一八七一——一八九五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发展。这一时期,“西欧的资产阶级革命已告结束。东方尚未成熟。”(列宁)无产阶级的群众性的政党到处形成。社会主义的思想获得广泛的传播。无产阶级正在积蓄着自己的力量,准备执行它所担负的全世界的历史任务。按照列宁的说法,这是一个“和平的”、没有震动、没有革命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工作的最重要的任务,就在于总结巴黎公社的斗争经验,从多方面去推进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发展,进一步地阐发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其中特别重要的是把辩证唯物论的理论和当时自然科学的新的成果联系起来,并使无产阶级的革命纲领和策略建立在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坚实基础之上,使这些纲领和策略摆脱开一切机会主义的曲解。
在这一章中,编写者们着重地指出:马克思主义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问题。而巴黎公社恰好证实了和在事实上奠定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必须打碎旧的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的结论,并提供了材料来解决用什么东西去代替被打碎了的国家机器这个问题。如列宁所指出:“马克思底学说,就在这里也像其他任何时候一样,是由深刻的哲学的宇宙观和丰富的历史知识所阐明的经验总结。”(原书第九七—九八页)
编写者们用了足够的篇幅来说明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和“费尔巴哈论”两书在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敌人和进一步发展辩证唯物论方面的巨大意义。如果说,在十九世纪五十和六十年代,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工作主要是在于如何运用辩证唯物论的观点来研究社会生活,来认识社会发展规律,特别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那么,在七十和八十年代,恩格斯的理论工作,主要就在于利用对马克思主义敌人的斗争,来进一步地去分析和叙述他自己和马克思共同创造和久已形成的世界观的根本特点。当时无产阶级的敌人曾从多方面(文化的和政治的)来围攻社会主义。不论是“反杜林论”,不论是“费尔巴哈论”,都保卫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的实质,粉碎了阶级敌人的围攻,同时又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如同梅林用形象的语言对“反杜林论”的出版所形容:“这是这样的一个时候,浓密的乌云掩盖着政治的领域,这部书底光辉安安静静地燃点起来”(原书第一四九页)。
虽然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是一部未完成的著作,但我们完全有理由对这部著作给以很高的评价。因为当恩格斯从辩证唯物论的观点对自然科学的新的成果进行研究的时候,马克思主义的敌人正在企图不正确地利用自然科学的材料来进行反马克思主义的斗争,企图引证自然科学来达到“推翻”唯物辩证法的目的。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对于这些阶级敌人的一切企图给以毁灭性的打击,证明自然科学不仅不推翻辩证唯物论,而且相反地,完全肯定了它;而且自然科学的新的成果,只有在唯物辩证法的基础上,才能得到正确的理解和从理论上作出总结。如果从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的观点去对待自然科学的成果,结果必然要使自然科学的发展受到阻碍,而钻进牛角尖里去。——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在这个意义上,不但保卫了辩证唯物论,同时大大地推进了辩证唯物论,扩大了辩证唯物论的视野。
“新编‘哲学史’”是一部非常精彩的书,它不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形成和发展作了概括的说明,同时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一般问题,特别是战略和策略的问题,也从哲学的观点作了概括的说明。这样,就在人们中间造成一个鲜明的印象: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在这中间,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是一根红线,它把这个完整的体系贯串起来,而它的灵魂则是在于如何运用这个理论去规定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战略和策略,去为推翻资本主义、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以及为无产阶级的伟大理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实现而服务。
快速回复
限2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